逍遥散人:UP主的延展人生

随着网络的逐渐发展成熟,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在网上开展自己的事业,而做一个up主也成了很多人的一个选择,当然这条路也并不好走,下面让我们看一下逍遥散人的延展人生吧。

如果没有成为B站UP主“逍遥散人”的话,他可能会是某个大学里的张老师。这是张骏设想过的另一种人生对其出身的学术家庭来说,这似乎是更加顺理成章的职业选择,相对来说,做一个视频UP主则显得有点不务正业。

2011年9月17日,还在美国求学的张骏在哔哩哔哩上传了他解说I wanna be the magnanimity游戏的第一个视频。现在看来,这个视频未免有些粗糙,没有剪辑,没有后期,画面没有全屏最开始的点击量也只有2000左右。在视频下方的简介中,散人“表示压力很大,不想再碰它了”,然而这句话和他后来所立的很多Flag一样,并没有成真。

他仍然花了四个多月时间通关了这个以高难度著称的游戏并且连续发布18个解说视频。在第18个视频的最后,散人用一天时间剪辑了游戏通关过程中的精彩镜头,这个完结视频在当时收获了18万点击量,成为他被B站用户熟知的开端。

在I wanna游戏视频一举成名的3年后,解说《逆袭之星途闪耀》这类剧情向游戏的视频则为散人打开了新的局面。“因为原先玩的是硬核游戏,吸引的都是游戏粉丝,但是后来玩剧情向的游戏,比如虽然你平时不玩游戏,但是你平时喜欢看剧,喜欢看这种剧情向的,就是另一个领域了。这样的话就直接把我的观众面打宽了,比较简单易懂,各行业的只要是你平时喜欢看剧的,都可以看这个视频,这样就吸引了更多人,就导致自己这个粉丝圈子越来越来大。” 截至目前,这个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达1883.3万,一度被称为镇站之宝,视频的火爆直接推动了同名网剧的开发。

和I wanna系列游戏一样,散人觉得剧情向游戏对自己来说有同样重要的意义。 “粉丝圈子越来越大之后,他们再帮你扩散,然后你再做一些简单易懂的游戏视频就会有更多人喜欢看。”在他看来,出圈之后带来的流量,能更好地宣传自己觉得好玩的游戏,那么做视频的初衷也就传达给了更多人。

B站已不是那个散人最初接触时那个只有七八个人的小团队,而是一个在纳斯达克敲过钟,市值达44亿的上市公司。

UP主发展成了一个行业,全民UP主时代来临。B站Q2财报显示,社区月均活跃UP主已达85万。和散人一样出于纯粹的兴趣,同期成为第一代UP主的学生们,渐渐都开始了工作,留下的已经很少了。 “新人的不断涌入,行业给人的观感很红火,看起来门槛很低,但实际上要更多人熟知你是一个很难的过程。原来和我同期的很多UP主都在工作,现在还在做的可能就是以娱乐心态做,更新频率不能保证。但是其实如果你保证不了更新频率,除非你的人格有特别大的魅力,不然很快就被新人遗忘了。“散人说。

家人对于自己当UP主的态度逐渐转变。“开始是肯定不同意,家里都是做教授的,你出去玩游戏肯定不支持。”到了2015、16年左右,虽然已看到商业化的可能,但是父母仍没有被说服,“原来是觉得你做这个不好,后来反对是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因为是新兴行业。”直到近两年,当更多的媒体关注到这一行业,报道不断涌现,包括收入也稳定之后,他才得到家人的支持。

而UP主的职业,让散人和同龄人相比,更像是一个少年。 “当UP主对于自己的要求就是你要有很大的探索精神,包括你各个领域、各个方面都可以去探索,接触面就可以更广,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情。这样就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好处,在于让自己保持一颗比较年轻的心。因为观众在看着你,所以要时刻保持更新、新鲜感。当UP主的话让我自己心态也更加年轻一点。”

今年,散人拍摄杂志,录制综艺《最强大脑》,也发布了自己的新单曲《多面散》UP主的身份为他的人生延展出了更多可能性,他说这可能是从事传统职业没法带来的体验。对于未来,散人还想尝试更多的东西,正如单曲名一样,他想为粉丝呈现自己的更多面。“尝试得好,你可以往这个方向走,尝试得不好可以不走,但是我觉得重要的是要迈出第一步去尝试、感受一下”。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散人已经实现了家人对他职业最初的期许,他说:“当UP主和当老师很像,老师教书育人,教学生知识,看着他们成长,有时候我看粉丝变强大,比我还强,我就很开心。”想成为激励粉丝们的力量,如今他把这个当作自己做视频的动力。

以上是本文关于逍遥散人的具体介绍说明,up主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选择作为事业的一个职业,随着时代的发展也让其逐渐的演变成一个事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